【有「性」的一生】【作者:wsryok】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1109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  序

  「性」,字典是这样解释的:「有关生物生殖的:~交。~欲。~爱。~感。~解放。」

  之所以选用这样一个题目,是因为我的一生在性生活上,该尝到的滋味,不该尝到的滋味,我都尝到了。真是罪恶累累、罪不可恕啊!所以一直以来,总想把自己的那些「龌蹉事儿」写出来,告诫世人做人要珍重,好自为之,可一是苦于自己文笔不咋地,二是没处说,一直没动笔。直到前不久在网上找到并注册了杏吧论坛,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精彩的地方。尽管里面的人年龄不同,性别不同,职业不同,口味不同,但有一点是相同的——都好色,都是好色之徒!于是我把这里作为自己的「色狼基地」,就在这里写吧,写好写赖留着将来自己看。即便有狼友看到,都是好色之徒,咱就谁也别笑话谁了。

  为了理清脉络浏览方便,写起来也能简洁一些,虽是短篇,我还是把它写成章回小说,将就看吧,见谅。

              第一章小骚孩儿

  我家住在农村,是公社政府(就是现在的乡政府)所在地。打小我就是一个小骚孩儿。小学四年级,我就从厕所墙缝看女老师屁股。那个年代农村小学的办学条件很简陋,学校厕所是用木板钉的,两块木板之间缝隙很大,上厕所时经常趁着里面没别人顺着木板缝偷看女老师雪白的屁股,倒也没什么感觉。

  我的同桌是女同学,那时老师都这样排座位。夏天看着穿着短裤的女同学的大腿,心里痒痒的。有时故意弯腰假装捡掉在地上的东西,用手或自己的腿故意碰一下她的大腿。

  一来二去,到了五六年级身体下面就有反应了,有时鸡巴会硬起来,好像一种冲动,一种欲望。记得一次学校借大队(公社下一级叫大队,大队下一级叫小队)俱乐部看电影,散场往外走时,一名女老师在门口撅着屁股弯腰系鞋带,我在女老师后面,看着她短裙包裹着的圆圆的屁股,我的鸡巴突然硬起来,借着后面同学的推力,隔着裤子裙子我把已经硬了的鸡巴顶在她的屁股上,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,回头看了我一眼。

  当时农村都是火炕,晚上睡觉我在炕头,我有一个表姐经常住在我家,晚上睡觉挨着我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看到表姐的胸和屁股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。

  一天晚间半夜时分,我上厕所回来看到熟睡的表姐的背影,心生一阵冲动,熄灯后钻进自己的被窝慢慢将手伸进表姐的被窝,隔着裤衩轻轻地摸她的裆部,第一次碰到女人的这个部位,手有些发抖。好一阵表姐竟然一动没动,我的胆子也大起来,把手伸到了裤衩里面,就在这时表姐翻了一个身,吓得我赶紧把手缩回来。

  次日晚间我如法炮制。这次我直接把手伸进表姐的裤衩里,轻轻抚摸一会儿,将中指慢慢插进屄里一点儿停了一会儿,她没动,又插得深一点儿停一会儿,表姐还没反应,我的胆子大了起来,慢慢将手指插到底,里面热热的、湿湿的、滑滑的、还有点黏,第一次感觉到不知是一种什么滋味,鸡巴开始涨大、变硬。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表姐动了一下,我赶忙把手指从屄里抽出来,把手缩回自己的被窝。

  以后的一段时间,我隔三差五深夜趁着表姐熟睡就把手伸到她被窝里插一会儿。

 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。那天晚上表姐是仰面躺着的,和往常一样,我把手伸到表姐被窝在屄里插了一会儿,可鸡巴涨得难受,于是一狠心脱掉了裤衩整个人钻进了表姐被窝,翻身上了表姐,想把鸡巴插进去,突然,表姐一用力把我从她身上推了下来,还在我耳边小声说了句不行,吓得我赶忙回到自己被窝。这时我忽然想到,这些天我用手指插表姐的屄她是不是真睡着了…第二天早上起床,我羞得不敢看表姐一眼,表姐倒像没事儿人似的,不过从那以后表姐就不经常在我家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第二章手淫

  手淫是从上初中开始的。上初一时一天下午放学在家看小说,书的名字记不清了,描写的是战争年代的事儿。里面有一段写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被敌人追赶躲藏在地窖里,男的趁着敌人在地窖上面搜查,女的不敢出声,把女的强奸了。强奸的过程描写的很细,怎样解裤带,小声呻吟等等,有点像现在的黄色小说,看得我淫性大发,不禁想起用手指插表姐的屄的情景,鸡巴就硬了,我顺着裤子前面的开口把鸡巴掏出来,鸡巴龟头已经淌出亮晶晶的液体,我顺势用手套弄起来,好受,很好受!套弄了好长时间,觉得过瘾了,才把鸡巴放回去,这是第一次手淫,感觉很好。

  有了第一次,那种滋味经常萦绕在心头,以后的日子里,只要我一个人在家,总会把鸡巴拿出来套弄一会儿。

  不知不觉上初中二年了。这天下午放学回家写完作业,家里还是只有我一个人,家里人都没回来。我把鸡巴从裤裆里拿出来摆弄一会儿,硬了,我右手握着鸡巴,左手拿个小镜子,用龟头在镜面上磨蹭着,蹭着蹭着,我的呼吸开始变快,突然,一股白浆从鸡巴里喷了出来,射在镜面上,连续喷了好几下,白白的,有些粘稠,我吓坏了,愣在了那里,过了好一会儿才醒过神儿来,也没顾得擦一擦赶忙把鸡巴放回裤裆里,把镜子擦干净,向窗外看了一眼,还好没人看见。之后一连几天都没敢再摆弄鸡巴,因为当时不懂那就叫射精。

  又过了一段时间,没觉得身体有什么变化,倒是很怀念上次鸡巴喷出一股股白浆时的感觉,就接着玩儿了几次,很爽!

 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迷恋上了手淫,即便是婚后和老婆以及情人操完屄也还是忘不了手淫,总是感觉肏屄和手淫的滋味不一样。这一「淫」就是几十载,直到前两年由于身体原因才不再手淫了。其实我也知道这是不良嗜好有点变态,只是无法自拔,让狼友见笑了。

            第三章短暂的男同经历

  我18岁中学毕业参加工作,家里托人把我安排在社办企业的一个加工厂上班,当仓库保管员。单位没有更夫要职工晚上值宿,每人一次值一周,轮到我值宿时单位有个年龄比我大的姓王的,和一个与我同龄的姓佟的,都要陪我一块值宿,当时我还很感激他们,只是到了晚上睡觉时我才知道不对劲,因为半夜里他俩把我轮奸了。

  我睡觉很沉,睡到半夜我迷迷糊糊觉得有人摸我的鸡巴,就是醒不过来,直到有一个东西从后面捅进了我的肛门,我才醒过来。醒来后只觉得肛门有一种痛涨感,不知为什么我的鸡巴也是硬硬的,想反抗却又没有力气,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这时他在我的身后已经开始抽插,很慢,也很浅,同时小声告诉我把肛门使劲往外鼓,奇怪的是这时肛门真的不觉得很疼了,只感觉涨呼呼的,后来他越插越快,越插越深,直到把鸡巴全部插进了肛门。

  这时候我也有了快感,是一种另类的感觉。我开始呻吟,开始扭动屁股,他越操越狠,觉得不过瘾,又让我跪在炕上从后面操,啪啪的响声,我的呻吟声…,没多一会儿,肛门里感觉一涨一涨的,好像有一股热东西喷到了肛门里,他射精了。

  他把鸡巴从肛门里拔出去,我刚想躺下,就感觉又一个鸡巴插了进来,回头一看,是和我同龄的那个小佟。他的鸡巴没有刚才那个人的粗,但比他的硬,大概是年龄小干劲足,上来就是一阵爆肏,不到十分钟他也射了。在以后的几天里,我也操了他们俩两次,和肏女人的感觉有点不一样。

  再次轮到我值宿时我没让他俩再来,也没再提起这件事。

  过了很长时间,发现老王人还不错,为人挺实在的。一次下班后闲唠嗑我问他,你有老婆怎么还和男人玩儿,他很大方地告诉我说女人没意思。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,他似乎明白我在想什么就接着说,以前我也不这样。一次厂里派我去市里培训,和培训班一名姓李的学员喝酒时喝多了,他把我领到他住的旅店,进门把我推到墙边解开我的裤带就撸我的鸡巴,我晕晕乎乎不懂他要干什么,可第一次被男人摆弄鸡巴,鸡巴也还是一点点硬起来,他见状慢慢解开我上衣用舌头舔我乳头,另一只手从屁股后面揉我屁眼儿,这时候我浑身有些燥热鸡巴更硬了,他轻轻把我拉到床边,让我撅着屁股趴在床上,我不知怎么就乖乖听他摆弄。他的鸡巴可能早就硬了,鸡巴头上也淌出了粘液,用鸡巴蹭我屁眼儿时我感到滑滑的很舒服,他对我说使劲用气往外鼓你的屁眼儿,接着他把鸡巴对准我的屁眼儿使劲往前一顶插了进去,没觉疼只是感到涨呼呼的,操了很长时间在我屁眼里射了精。第二天晚上我把他操了,后来他说我是天生的男同材料。就这样有了第一次,感觉特刺激,我开始迷恋和男人做爱。半个月的培训班结束回来以后没人玩憋得慌,发现小佟不错,试探几次他有感觉就玩儿了几回。他玩儿的时候性趣挺大,但从来不主动找我。那天晚上肏你是事先我俩商量好的。

 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,但这是我一生中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。

           第四章婚后我操了别的女人

  结婚以后,除了我老婆我操的第一个女人是我们单位的出纳员,她个子不高,微胖,据说是在公社砖厂让几个男人操过,在那实在呆不下去调到了我们厂。我们第一次约会是在冬季的一个夜晚,是在厂子院子里的一个角落里,我把手伸到了她的裤裆里摸了她的屄,屄很软…因为天冷没多会儿我们就各自回家了。第二次约会是在单位仓库里,我把她操了。可能是鸡巴太粗太大太硬,操的时间长了点,狠了点,一个多小时,她的屄多少有点红肿,她说操过她的男人中没有这样的鸡巴,有点像驴鸡巴。

  这样的关系保持了将近一年时间。肏屄多数是在库房里,偶尔也到野外打一炮。

  操的第二个女人也是我们单位的,年龄比我大,是我的领导姓牛,老熟女。有一天她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,谈完正事儿后,问我听没听说单位职工G某的老婆在医院看X光时被大夫强奸了,我说不知道。这时候她就开始讲述事情的经过(G某是厂里会计,老婆没工作)。她说G某老婆在做X光时大夫让她把衣服扣子解开。夏天,解开扣子就露出了胸罩,大夫又说胸罩也得解开。因为屋里黑,G某老婆犹豫了一下还是解开了胸罩。这时一只大手按在了G某老婆的奶子上,G某老婆使劲往外推没推开,挣扎了一会儿裤带也让人解开了,撅着屁股被按在了凳子上…她讲的活龙活现,就像她在现场看见了似的。我心里纳闷儿,她为什么和我说这些?

  第二天我和她去库房验货,一进门我就把她推到墙边,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,她怔了一下,接着说:「你要干什么」?我说:「不干什么,昨天你为什么跟我说那些」?!她无语。我开始揉她的乳房,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,她半推半就,没多一会儿她的舌头就和我的舌头搅在了一起。

  我揉搓了一会儿乳房,解开了她的裤带,她顺从地弯下腰撅起屁股,我也褪下裤子,露出了鸡巴,刚要往里插,她回头看见了我早已高高昂起的又粗又大又黑的大鸡巴,猛地一转身含在了嘴里,还含糊不清的说着:「好大的鸡巴」!我被她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,这哪里还像平时端庄稳重的女领导,明明就是一妓女!我彻底放开了,用手在她的脸上掐了一下,双手抱住她的头,把鸡巴向她的深喉捅去,可能是鸡巴有点长,刚捅进去一半,她的脸就憋得通红…口交了一会儿她把鸡巴吐出来,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,好一会在自己屁股上狠狠掐了一下小声说:「你今天就把我当母狗肏吧」,说完转过身撅起屁股。我彻底懵了,这还是我认识的她吗?还是那个在全厂职工会议上侃侃而谈社会主义好的女领导吗?我从她掐屁股的动作朦胧感觉到她可能有性虐倾向,于是我端起了鸡巴对准了她的屄狠狠插了进去,同时在她的屁股上使劲拍了一巴掌,果然,他兴奋的叫了一声…我的亲爹你打吧…肏吧…,我被她刺激的兴奋过度,不到二十分钟就射精了。
  几天以后在她的办公室,我坐在沙发上,她在里面把门锁好以后,坐到我身边把我的鸡巴从裤子里面掏出来,用手撸着问我,你喜不喜欢咱们厂的赵晓云(不到三十岁,长得挺漂亮),我问怎么了。她说你要喜欢我把她找来你可以肏她。我说怎么可能?她说前几天她俩去洗澡,她给赵晓云搓后背,搓着搓着她把一根手指插进了赵晓云的屄里,看赵晓云有什么反应,赵晓云撅着屁股没动,她开始慢慢抽插,而且越插越深,赵晓云的屁股开始扭动,她不怕了,用两根手指使劲插她,赵晓云呻吟了…她越插越快…三根手指…四根手指…几乎快把手插进去了…赵晓云终于喷了!尿了满地都是…她一边说着一边使劲撸我的鸡巴,好受!兴奋!刺激!一股精液从鸡巴里喷了出来,又一次让我震惊的事发生了,她居然低头张嘴接住了我射出来的精,吞了下去。她看出了我震惊的表情,脸有些微微发红,小声嘟囔着说这东西有营养。

  没过多久她被调到别的单位当头儿去了,玩儿的机会少多了。

  操的第三个女人是农村妇女,不到一米五的个头,皮肤有点黑,整天往我家里跑,我看得出来明显有勾引我的意思,缠的好烦人,操了两次。

  第一次她看我鸡巴太大,不让我肏,口交,因为性趣不浓,很长时间才射精。第二次我非要操她屄不可,没办法她答应了。她告诉我她老公鸡巴很小,让我操的时候轻一点。她的屄的确紧而且浅,鸡巴插到底好像插进了子宫,我快速的抽插着,每次都插到底,她被我肏哭了,大声叫着不要了…打那以后她真的不再来缠我了。

            第五章老婆让朋友操了

  天道昭昭,四季轮回。一年以后我老婆让自己的一个朋友给操了。

             1、宾馆里的那件事

  厂里有一台小客货,司机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,叫纪洪伟比我大两岁,平时我喊他纪哥。有一回我和纪哥去市里给厂里办事,老婆也要跟着去,我拗不过她只好让她跟着去了。晚饭后我在宾馆卫生间洗澡,老婆和他在房间聊天。我洗完澡出来三个人又聊了一会儿,我纪哥回房间了。纪哥走后老婆告诉我说,在我洗澡时纪哥把鸡巴拿出来给她看,还扯着她的手摸了一下,老婆说我快洗完出来了,他才把鸡巴收回去。听了老婆的话,我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,尽管自己在外面也操了别的女人,还是醋意、气愤、恼怒一起涌上心头,奇怪的是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说不出来…多年的朋友能翻脸吗?我没吱声就上床睡觉了。在被窝里我手摸着老婆的屄问她:「纪哥的鸡巴硬吗」?「硬」老婆说。「他要肏你你干吗」我又问。老婆没吱声。我好像明白老婆这次为什么硬要跟着来了。我翻身上马开始操老婆,真是莫名其妙,今晚鸡巴格外硬…第二天我们办完事就返回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2、车震

  几个月后我又要去那座城市办事,晚上下班后纪哥开车送我去县里火车站坐快车。回到家里,我问老婆还跟着去吗,老婆说只去火车站,不到市里去了,我似乎明白了…该发生的迟早总会发生,挡是挡不住的,顺其自然吧!

  我三天以后回来的,晚上在被窝里问老婆:「这几天纪哥来没来」。老婆说:「这几天倒是没来,不过送你那天往回返时,在半路上他把车停在道边,把我操了」。「啊…车上地方那么小怎么操啊」?我问。「我跪在后车座上,他从后面插进去的」。老婆说。「好受吗」?我又问。「好受」!老婆说。说到这儿,我的鸡巴已经硬的不行了,就对老婆说:「我的鸡巴硬了,你把屁股撅起来我肏你」。老婆顺从的崛起了大屁股…3、他在卧室操我老婆

  自从发生了「宾馆里的那件事」和「车震」以后,我就有了绿帽情结,只是当时自己没有意识到。

  听说我回来了,有一天晚上纪哥来看我,还带了一盘淫秽录像带。闲聊一会儿我们开始看录像。

  我和他在客厅看,老婆已经躺下,通过卧室门也能看到电视。

  看了不长时间纪哥起身进了卧室,不一会儿卧室里传出老婆的呻吟声…我站在沙发扶手上,透过隔断墙上的窗户把头伸进卧室,映入眼帘的是老婆劈开双腿仰面躺着,纪哥一丝不挂趴在老婆身上前后耸动着屁股,正在操我老婆。我原本已经硬了的鸡巴更硬了,我赶紧回到沙发上撸管,伴随着老婆的呻吟声、肏屄撞击发出的啪啪声和我撸管咕叽咕叽的轻微声响——我射了!

  半个多小时后他从卧室走出来,我俩都点点头,他推开房门走了。我关了录像走进卧室,老婆成大字型仰面躺在炕上,两个乳头鼓鼓的,有些发红,显然是纪哥用嘴裹的,我爬上炕看看老婆的屄,还在往外淌精液,屁股底下褥子湿了一大片,嘴角也有几块亮晶晶的粘液,我拿餐巾纸帮她擦了嘴角和屄,挨着老婆躺下,老婆轻声问我说你不肏我了,我说不肏了我撸管射了,她用手摸了摸我的鸡巴,看了我一眼,把头埋在我的怀里憨憨的睡着了…4、我俩一起干老婆

  老婆被纪哥操了两次以后,每当晚上做爱肏屄的时候这就是必聊的话题。我总好问她:「你喜欢别的男人肏你吗」?她总是这样回答:「喜欢」!「谁操的好受」我又问。「都好受,滋味不一样」她这样回答。我再问:「喜欢我找人轮奸你吗?」她停顿了一下答道:「喜欢」。

  刺激!真刺激!!我开始肏她,猛肏!完事儿睡觉。

  时光流逝,日复一日,一个多月过去了。

  一天晚上吃过晚饭,我把老婆叫到客厅告诉她说:「一会儿你早点儿上炕,我约了纪哥来一起肏你。」听完她脸红了一下没吱声。

  八点多纪哥来了,我俩一起走进卧室。老婆在炕上侧身躺着,一丝不挂,好像睡着了。我俩脱了衣服他先上炕,晃醒了老婆(不知真睡着假睡着),老婆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纪哥。纪哥满脸淫笑,看着我老婆说:「你把屁股撅起来。」老婆很听话,乖乖撅起了屁股。纪哥把早已硬的翘起来的鸡巴对谁老婆的屄,猛地一下插了进去(鸡巴上早已涂上了人工润滑剂,不会插坏的),可能因为没有思想准备,插得太猛,老婆大叫了一声,接着就开始呻吟。纪哥在老婆的屁股上快速抽插,小腹撞击在老婆花白的大屁股上啪啪作响…,好刺激!

  我坐在炕边上,面对着老婆,一只手伸到老婆嘴里,另一只手揉搓着被操的前后晃动的大奶子。老婆一只手按在炕上支撑着身体,另一只手套弄着我的鸡巴。
  就这样持续着,渐渐地纪哥鼻尖有了汗珠,老婆呻吟声也小了,可能他(她)们俩都累了,我说:「歇一会儿吧。」纪哥从老婆屄里拔出鸡巴,我们都坐在炕上。

  五分钟后我去了厨房,拿来了茄子黄瓜胡萝卜(都洗过),老婆看着这些东西大体知道了要怎么玩儿,以前我用过。

  我把茄子黄瓜递给纪哥说:「性虐她!」

  纪哥从他的裤子上抽出裤腰带,把我老婆的双手反绑在背后按在炕上,把茄子插进屄里,黄瓜插在肛门里,我把胡萝卜插在老婆的嘴里,开始抽插,越来插得越快越深,老婆嘴里有胡萝卜,叫不出声来,只能发出一连串的闷哼声,我俩还不时用手掌在老婆的屁股上用力拍打着,屁股已经有些发红,每打一下,老婆的屁股就扭动一下,很是性感刺激。

  搞了一阵子,把屄里肛门里嘴里的东西拿出来,我和纪哥把我老婆扶着站在地上,让她弯下腰,我俩从后面插她,每人十下轮着肏,看谁肏的狠,她叫的声音大。

  我俩的鸡巴都很硬很长,插到底就顶到了子宫。

  开始肏. 他先操,十下。我肏,十下。他又操,十下。我又操,十下…每操一下屁股上的肉就颤抖一下…老婆一声声地叫着…,脸上的表情既有兴奋也有痛苦。

  在老婆既痛苦又兴奋的叫声和颤抖的大屁股的刺激下,我俩都要射精了。
  我俩把老婆扶上炕,仰面躺下,把鸡巴对准她的脸射出来了。

  几天以后的一个晚上我问老婆,那晚我和他轮奸你疼不疼,好受吗?老婆回答说刚开始有点,以后就只有兴奋、高潮了。她说那天晚上你俩都没注意,你们每人十下的时候已经给她肏的小便失禁了,尿顺着炕墙淌到地上,高潮连连,都快爽死了。

            5、老婆去朋友家让他肏

  傍晚老婆来电话,告诉我她晚上要晚点回来,看完一集电视剧我就一个人先睡了。昏睡中听到敲门声我打开灯,看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,下地开了门,门外只有老婆一个人,借着灯光,看到老婆满脸的疲惫,甚至走路都有点打晃儿,我忙上前扶着她走到床边坐下,我问她怎么了,她摇摇头。我开始帮她脱衣服,当脱下裤衩时,我看到裤裆有很多精液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。扶她到床上躺下,我扒开了她的两腿,看到两片大阴唇往外翻翻着,有些红肿,肛门有个圆洞还没完全和上,屄和肛门还都慢慢往外淌着白色的精液,看到老婆这个样子,我又心疼,又有些莫名的兴奋。

  隔了一会儿我问她:「你上哪去了?」「上纪哥家了。纪哥下午给我打电话,说他老婆今晚不在家,让我去。」老婆说。接着我试探着问:「纪哥不是一个人肏你吧?」「至少四个人」她肯定地答道。接着,老婆大概说了一下过程。
  老婆说:「我去到他家,纪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厨房饭桌上摆着饭菜,我俩吃完饭,就进了卧室。他对我说今晚要给我蒙上眼睛,问我行不行,我说行。纪哥就递给我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眼罩,我带上试了试什么也看不见了。之后纪哥帮我脱了衣服让我趴在床上,把我的手脚分别绑在床的四个角上。」

  说到这儿老婆停下来问我:「老公,你说我现在怎么了,怎么染上了喜欢性虐的毛病了。他绑我手脚的时候不但不害怕反而突然有点莫名其妙的兴奋感,是不是录像看多了啊。」我没吱声。老婆接着说:「然后不知道他拿出两个什么东西插到我的屄和肛门里,好像打开一个开关,里面的东西就开始震动,不好受,我使劲挣扎,纪哥很快就把东西拿出来了。这时我就听客厅和卧室的门开了,好像走进来几个人,纪哥叫他们过来,纪哥先在我屁股上打了两巴掌,之后进来的人都跟着打…,我大声呻吟着,喊着,叫着,不停地扭动着屁股…好一会儿他们才停下来,解开了我手脚上的绳子,我的屁股火辣辣的。」

  歇了一会她又接着说:「后来纪哥让我撅着屁股跪在床上,在我耳边小声问我说,我和他们轮奸你行不行,我点点头表示同意。纪哥告诉我他和他们都吃了伟哥。就这样,他们几个陆陆续续操我三个多小时,几个人射了十好几次精,我后面两个眼儿里面都快灌满了。」

  说完老婆问我还操不操了,我说太晚了算了。让我吃惊的是她忽然拉起我的手,让我再用手捅他一会儿,说底下有点空空的,我坐起来把两根手指插进她的屄里…6、你不在家纪哥还操了我三次

  老婆告诉我,说我不在家时纪哥还肏过她三次。

  第一次是在车库里,把她按在车盖上从后面插进去,老婆说这次被纪哥操的全身都麻了。

  第二次是在家里门过洞里,把她按在自行车后货架上,也是从后面插进去的。
  第三次是在屋里,纪哥坐在沙发上,把鸡巴从裤子里拿出来,让她坐进去。
             第六章我的绿帽情结

  绿帽情结,网上有这样解释:

  「通常是男方在性、生活等方面无法满足女方,从而产生了让别人来满足女方,而自己得到快感,这种快感是精神上的,最终转为肉体上。」

  360搜索这样说:

  「简而言之,就是这个男人会在自己的女人出轨的问题上不太追究,认为这才是女人的魅力所在,就连被带了绿帽子也觉得不那么care。」

  网上还做过这样的统计:

  「…我这里主要说说那些喜欢戴绿帽的老公们。我不知道这个社会怎么了,有这种情结的男人居然有如此之多。100个男人里起码有70个或多或少的有这种情结,在这70个里有想变成现实的最多只有30个,在这30个里,有条件现实的最多10个…」(摘自一个女人的博客)不管网上怎么说,现在回想起来,我的绿帽情结其实就是在老婆告诉我,她的第一个男友操过她时就已经有了。因为当晚我们正在肏屄,我问她XXX(她的前男友)操过你没有,她说操过,说他的鸡巴没有我的大没有我的硬,听了以后确实有一种莫名的快感,有一种性的冲动,只是在朦胧之中,自己没有意识到这就是绿帽情结带来的。经过宾馆里的那件事、车震和朋友纪哥多次肏她,我的绿帽情结愈加严重,近乎于变态!淫妻,意淫,经常幻想老婆被别人操的场景,从中获得快感。

  淫妻——意淫老婆(一)老婆去同学家喝酒被轮奸老婆回来已经快十点了,满身酒气,坐在床边跟我说:「他们把我轮奸了。」说话时脸上还略带兴奋的表情。我平静的问她:「都谁啊?」「还不是那几个老色鬼。」她说。她边说边脱衣服上了床,靠在我身边躺下,用手撸着我的鸡巴对我说:「快吃完饭的时候我去卫生间,尿完尿刚起来李晓和周严刚就一边一个架起我胳膊,把我拽到卧室按在床上,几把扯掉了我的裙子和裤衩,赵立宝、刘胜军早就等在床上,他俩熟练地脱去了我的上衣胸罩,接着就是一顿猛肏,温志平两口子站在床边看着他们操我,我被他们操的高潮不断,嗷嗷乱叫…」停了一会儿她又接着说:「你摸摸我的屄屁眼儿,屁眼儿可能现在还开着呢,这几个小子今晚不知怎么了,都五六十岁了鸡巴还那么硬,哪来那么多精,有的射了两三次,后来志平媳妇告诉我,他们都吃药了。」

  我的鸡巴被她撸硬了,加上她被操的描述刺激了我,我急不可待的坐起来,看着她还在缓缓往外流着精液的屄,把大鸡巴插了进去,给她的屄里又添加了一管儿精…淫妻——意淫老婆(二)部下也想肏我老婆

  吕臣是我的部下,我叫于明,在单位大小是个头。这阵子小吕经常往我家里跑,还时不时用眼睛瞄一下我老婆被裙子包裹的圆圆的屁股。这天中午我没让他走,留他在我家喝酒,酒桌上我说:「小吕啊,你这几天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呀?」他脸有些微微发红,吞吞吐吐地说:「我…没什么…事啊。」我又笑着说:「别不好意思吗,有事就说。」他接着吞吐着说:「我张婶(张清我老婆)…今年…有五十吗?」「什么,五十,都快六十了!」我看着他说道。这时,我好像猜到了他的意思,便接着对他说:「今晚稍晚点儿过来吧。」听完,他的脸更红了,默默站起身来,端起酒杯和我的酒杯碰了一下,喝完转身走了。

  晚上八点多钟,他果然来了。进屋后我向他做了个手势指了指里面,他会意的点点头,换上拖鞋走进了卧室,我随即打开了卧室的小夜灯(客厅有开关)。
  灯光虽然不算太亮,透过玻璃隔断墙,卧室里发生的一切还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。

  老婆侧身面朝里躺在床上,小吕坐在床边,正在用手隔着裙子抚摸我老婆的屁股,不多会儿,老婆的屁股突然往后撅了一下,我的心一动,知道这是老婆有反应了,小吕也发现了,他很快把另一只手伸到前面,不知道他伸到前面的手在干什么,老婆的屁股却开始扭动起来。

  小吕看到时机成熟,解开老婆裙子的裙扣,连同裤衩一块脱下来,抬起我老婆的一条腿,把头埋在了老婆的胯下…,卧室里传出微弱的呻吟声,一会儿,呻吟声越来越大。

  小吕脱下裤子,露出了坚挺的鸡巴,足有十八九个长。他变换着姿势操着我老婆——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太太!老婆使劲扭动着屁股摇晃着头,势头不亚于年轻人。还不时大声的喊着叫着,十分兴奋…我低头看看表,她们已经操了四十多分钟了,刚抬起头,看到小吕从床上下来,穿好裤子走出卧室坐在我身边,我问他累不累,他点点头,之后深情地看了我一眼说:「于叔我先走了。」

  小吕走后我进了卧室,上床躺在老婆身边,手摸着她湿漉漉的屄,问她:「小吕刚开始把手伸到你前面干什么你就扭动屁股了?」「他把手伸到裙子里隔着裤衩扣我的屄。」啊……!

       淫妻——意淫老婆(三)老婆领舞伴回家让我肏

  老婆跳广场舞。一天下午领了一个舞伴回来,一进门两人就去了厨房,不到半个点儿老婆就喊我吃饭,来到饭桌前坐下,老婆介绍说这是我老公姓于,又指指舞伴说她也姓于,你们是一家子。然后端起酒杯说:「来,干杯,祝你们玩儿的快乐!」玩儿的快乐?我有点儿晕。小于接着说:「于哥,张姐跟我说你和他肏屄太久了,总是左右手的感觉,今天领我来让你换换口味。」「啊,啊,」我恍然大悟似的忙说:「我去趟厕所」。我顺势回到卧室,吃了一粒伟哥,返回饭桌前坐下和他俩侃大山。

  我药劲一点点上来,感觉鸡巴有点硬了,三个人也都有了一些醉意,就对她俩说:「走,回卧室肏屄去。」三个人去到卧室很快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上了床。小于看着我的鸡巴说:「于哥,你的鸡巴好大好硬啊!」

  我和老婆把小于按倒在床上。我一个手指捅到他的屄里,感到湿湿的,「这么大年纪还有这么多淫水啊」。我对小于说。老婆接话说:「小于很骚的,昨天晚上跳完舞,还领着两个岁数小的(三十多岁,白天上班晚上跳舞)男舞伴,在野外肏她,操了一个多小时呢。」我用手指使劲捅了一下小于的屄,说了声老骚货!手指开始在屄里不断搅动,小于呻吟…叫床…小声,大声,叫声很浪。
  用手指捅了一会儿,我和老婆把小于拉起来撅着屁股跪在床上,我把鸡巴插进她的屄里,老婆把一根手指插进她的肛门里,使劲肏她,「你俩要操死我呀」她大声喊叫着…!我把精射到了她的屄里。

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